“我走之后,头部可以留给医学做研究。”
“其他所有器官,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,尽可以捐给他人使用。”
“剩余肉体,火化后请将骨灰撒进长江,不要修坟头、占用任何地皮,不要给这个社会带来任何负担。”
“不要举办任何治丧仪式,更不要收取亲朋好友、任何人的慰问金。”
“请让我静悄悄地离开,不留任何痕迹,就如我从来没来过。”
……北大女博士、“渐冻人”娄滔生前在遗嘱中交代后事。她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,引发社会各界。
回顾戳↓↓
看哭了!“我走之后,头部留给医学院做研究…”北大女博士遗嘱让人泪目
娄滔父亲手机中保存的娄滔大学时期的照片,当时的娄滔健康充满活力。
1月5日晚间,南都记者获悉,因留遗嘱死后捐献器官而闻名的北大“渐冻症”女博士娄滔5日凌晨不治去世。
其父亲娄功余表示,“女儿走了,心如刀割”;其母亲汪艳梅表示,由于娄滔的器官一直都达不到捐献标准,最后遵循了女儿的遗愿火化,将骨灰洒掉,“赤裸裸地来,赤条条地走,不举行任何仪式”。
“我走之后,头部可以留给医学做研究。”北大女博士、“渐冻人”娄滔在遗嘱中交代后事,“其他所有器官,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,尽可以捐给他人使用。”2017年10月,这封流传在网上的遗嘱一时感动千万人。1月5日晚间,娄滔母亲汪艳梅向南都记者证实,娄滔于5日凌晨在恩施的家里不治去世。2016年,病中的娄滔坚强乐观。
汪艳梅说,娄滔病情一直以来都不好,“她已经很顽强了,活了这么久了”。她说,娄滔爸爸之前去广东湛江还给他找药。1月4日,一家三口从武汉汉阳医院回到恩施老家,娄滔是在恩施家里去世的。
娄滔所患的是运动神经元病,俗称“渐冻人症”。一般来说,“渐冻人症”患者发病后能有2-5年的存活时间,多发群体是40-50岁的男性。然而,年仅29岁的娄滔发病后的7-8个月就已经全身瘫痪。2017年1月16日,娄滔因大脑缺氧深度昏迷,住进了ICU重症监护室,并失去自主呼吸功能,开始用呼吸机维持生命。
娄滔父亲娄功余向南都记者表示,“女儿走了,心如刀割,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”。
记者了解到,捐献器官给有需要的人是娄滔一直以来的心愿,由于身体状况,她的器官一直以来都不符合捐赠范围。
去世后,父母遵从其遗愿,将骨灰洒掉。娄滔曾在遗嘱中感悟,“一个人活着的意义,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,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。”同时,她“希望医学早日攻克这个难题,让那些因为‘渐冻症’而饱受折磨的人,早日摆脱痛苦。”
愿娄滔一路走好
天堂没有病痛
南都见习记者 苏海伦
* 如需南都君原创内容,请后台联系授权;未经授权,不得。
南都君特选(戳下方标题)朋友圈暴雪美哭!@广东人,2场冷空气+1场大到暴雨已发货自从妈妈加入小姐妹的微信群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!辣眼睛!深圳女子警局当众脱衣小便踢打民警,为给男老师顶包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